今天是:2019年08月02日星期五 加入收藏 | 網上舉報 | 舉報查詢 | oa系統
員工天地
一網一城一些人
發布時間:2019/7/5 0:00:00 來源:本站 瀏覽次數:585次

2019416日,我們浙大黨務干部培訓班的一行19人,在杭州蕭山機場告別這座與之相處7天的城市,刨除課程感受,我將杭州7天來的人、事、風物及所見所想概括為“一網(互聯網)一城(杭州城)一些人(下文小標題)”。

互聯網“信徒”

作為中國互聯網產業三大領頭羊之一的城市,杭州儼然已將互聯網作為打造現代化城市的一塊金字招牌,享受著互聯網經濟帶來的巨大利好的杭州人,對互聯網有著近乎狂熱的贊頌。“我們杭州,出門已經不用帶錢包了,掃一掃就可以。”“杭州本地人沒有打出租車的,都叫網約車了。”“阿里集團拉動了整個中國的經濟。”幾乎每一位杭州本地人,在知曉我們來自云南后,都積極、自豪、驕傲地向我們介紹著互聯網的妙處,雖然這些妙處也早已惠及了云南。

在我們的普遍認知里,談到互聯網常常會用上“雙刃劍”這樣的形容,承認互聯網有利有弊,但在杭州,人們卻鮮少提及互聯網弊端,甚至連飽受詬病的信息安全問題,都有些略顯刻意地回避了。運用互聯網產品,像是一種需要呼朋引伴的時尚。

杭州人對于互聯網的熱愛是有歷史原因的,據小道消息稱,溫州人與杭州人是互看不爽的,自成為南宋都城后,杭州人就有了一種士大夫、皇室貴族的安逸和風雅,在溫州人看來是有些“端”著的,同樣,溫州人敢打敢拼豁得出去的性格在杭州人看來未免過于粗俗。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溫商迅速崛起,開啟了沿海地區小商品、制造業的輝煌時代,壓過了杭州人一頭。而互聯網經濟的崛起一定程度上帶來了實體經濟式微,也終于讓多年備受壓制的杭州人扳回了一城。2016G20峰會選擇在杭州召開,互聯網產業不得不說是重要的加分項,借由世界的互聯網,杭州成為了世界的杭州,這下杭州人終于可以好好地揚眉吐氣了。

一天晚上,我們集體觀看了《印象西湖》實景演出,在西湖的碧波里,演員們載歌載舞,采茶舞、越劇、芭蕾等輪番上陣,令人目不暇接。然美則美矣,西方元素和中國傳統曲藝的拼接還是比較生硬,內涵聯系挖掘不足。師師剝橙的風流、西子沉湖的悲戚、白蛇救夫的執著、梁祝化蝶的浪漫這些激起古今中國人情感共鳴的內核被剝離了,可能在創作者眼里,這些情情愛愛鶯鶯燕燕終究難登大雅之堂,刻意舍去是為安全之舉。互聯網時代,要成為世界的杭州,不出錯總比有亮點重要,炫技術總比強內涵重要,兼顧別人總比彰顯自己重要——這就是我認為的《印象西湖》的內在邏輯。整臺演出客客氣氣,倒也像是中國的傳統待客之道。

直至現在我仍然疑惑:是否并不是杭州對待互聯網過于冒進,反倒是我們對待互聯網的態度過于保守了呢?

網約車司機

從前網約車軟件只知道“滴滴”和“神州”兩個APP,到了杭州,才知道當地人常用的竟有10個之多。據說,杭州不少不差錢的企業老總竟然也會在下班后當網約車司機載客。在杭州打了許多次車,司機普遍有一個特征:熱情。

幾乎所有的司機一知道我們是外地來的,就開啟了自動科普模式。有的是杭州野史、旅行注意事項,有的是某種保健品或秘方,有的是當地特產,也不管你聽不聽,就一股腦兒地恨不得把知道的吧啦吧啦全告訴你。這種表達欲在其他近海城市十分少見,就連距離不遠的嘉興人,都普遍呈現緘默的狀態。

有次,一個司機不停地給我推薦減肥產品,我其實很想提醒他胖的人并不喜歡別人說她胖。還有一次,一個免費載我們一程的司機不斷地說我們不會買絲綢,我也很想告訴他已經買了東西沒法退的我們會很不開心。但我最終都沒有說,因我覺得這一種性格十分可愛。對陌生人熱情,是一種虧本的投資,因為我們不會報以同等的熱情,也不會回饋以更多的車費,唯一能得到的就是“你不懂的我懂”的滿足感,但用處不大。我們的表達方式,許多時候處于“讓別人舒服”的利他主義角度,或者“我對你好,你要回給我什么”的等價交換角度,而這些司機的表達方式,更多地處于“讓自己舒服”。讓自己舒服和讓別人舒服往往不能兼得,我開始理解為什么有的企業老總也要開網約車了,平時在生意場上多數讓別人舒服,出來開車讓自己舒服會兒——不管自顧自地說些話還是真的幫助到了別人,都是很開心舒服的事。短短的一段旅途,陌生人就算真的煩了也不會跳車。

這樣想來,這個投資也不虧。杭州人的瀟灑,據此可見一斑。

杭州的異鄉人

我說不好杭州的節奏是快還是慢,它的紅綠燈時長十分短暫,過馬路時常常過到一半,綠燈就開始閃爍了,你不得不撒開蹄子,飛奔向對面。而凌晨5:30西湖邊上悠悠逛著的行人以及午后深巷里陪著主人瞇著眼曬太陽的狗兒,又會讓你覺得時光緩慢閑適。

其實杭州本就應該是一座緩慢閑適的城,因為只有這樣的緩慢閑適,才能讓歷代的文人墨客有足夠的時間和情懷對著湖水、煙雨、綠柳、寺廟、美人吟詠出絕代的詩句。而這座城市不得不發展,不得不飛奔,在杭州的異鄉人也越來越多了。

二表姐三十出頭,生在溫州,長在嘉興,這兩年把公司開在了杭州,像她這樣的中小企業家在杭州一抓一大把。我上完課后,奔波十多公里,與她匆匆相見了半小時。彼時,她正接受一個小報記者的采訪,她才結束了一周的員工培訓,第二天她得趕回嘉興,兩個兒子都還小,尤其小兒子還不足周歲,不能長時間離開母親,三天后她又得奔赴上海開會。記者問她,作為一個女企業家,你如何平衡家庭和事業?她愣了一會兒說,我沒有思考過,這本來就不是對立的。我想起兩年前,她還是一個全職太太,和她去烏鎮,那里有許多水和石橋,大兒子剛會走路,為了避免孩子亂跑掉進水里,90來斤瘦瘦小小的她把孩子放在推車里,連人帶車地扛起來,翻過一個又一個的石橋。腦海里突然蹦出她大學時來云南,少言寡語、謹小慎微、在田埂邊默默擦著被泥土沾過的鞋子的模樣。那時的烏鎮人很少,很安靜,后來孩子睡著了,她突然轉過頭來問我,你相信為母則剛這回事嗎?不待我回答,她自顧自地說,反正我是相信的。

告別表姐后,我又立刻打車去見了一個山東籍的大學同學,年前嫁到了杭州,在一家廣告公司作活動策劃,彼時已是夜里9:30,她登著高跟鞋從寫字樓里跑出來,還沒來得及換掉職業裝。我們在快要打烊的萬達買了果汁,為了保持身材,她從來到杭州就沒有再吃過晚餐了。她說,北方人骨架大,需要很瘦才能比得上南方人天然的嬌小,杭州競爭大,從業務到外貌,她絲毫不敢松懈。我藏在桌子底下的手偷偷捏了捏肚子上的肉,尷尬地猛吸了兩口果汁。她的老公是一個IT男,時逢IT行業“996”工作制網輿沸騰,她哈哈笑著說,哪里是什么“996”,“7107”(七點起床十點下班工作七天)才是真的。我問她,你們為什么選擇杭州?她說,因為這里靠近夢想,雖然夢想是什么,她也不太知道。他們已經買了市值兩百萬的房,杭州濕潤的空氣浸得她皮膚雪白,那個大學時的土妞已經長成了一個摩登女性,也許,這就是她夢想的一部分吧!

10:30,我們分別,凌晨00:30,我刷到她一條剛剛發布的朋友圈:“女孩子,還是不要遠嫁的好。”也許是丈夫還沒回家吧,我關機睡覺,這世上,誰都有誰的苦惱。

我從未奢望一場遠行能夠讓自己大徹大悟、脫胎換骨,但當我穿過一個城市的溫度感受到別樣的人生,總是能夠在自己當下的生活中激起回響,也許,這就是在他鄉的意義。

(作者:直管二部 黃倩茜)


版權所有 云南工程建設總承包股份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7 www.agysx.tw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紅楓路5號
郵編:650011 電話:0871-63510162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昆明眾譽軟件科技有限公司

云南網警ICP備案 53011103402267
老北京麻将馆 59476514103448800577101910306159932785799833581191248969760551789619535371549879667611983815741365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